云潋宸
掉在基三里死不出来的道长一枚,贪吃性懒,偶尔喜欢写点东西
2015-11-17  

知君(李云岫秦戈现代篇)

       紫气韬光爆发全开,拍下最后一个两仪,终于打死了那个奶毒,李云岫轻轻呼出一口气。他打开名剑队的面板满意看了眼2200的成绩,又完成一单。
       起身倒杯水,回来就看到电脑上qq的头像界面闪了起来。
【静玉无瑕】:岫岫来新本子了,我看着还不错,不过……是剑三耽美的你接不接?
        李云岫的手顿了顿,犹豫下回答。
【岫出轻云】:你先把本子发我看看,我考虑下。
没过几秒便有一个文件发了过来,李云岫顺手点开。是个策羊的耽美本子,不算很长,十几分钟他就看完了。结尾他看了好几遍,想起了多年以来一直笼罩着他的同一个梦,沉默良久他敲出回复。
【岫出轻云】:我接了。
【静玉无瑕】:你居然真的接了,你不是不接耽美本子的么,作者妹子求我求得就差哭鼻子了我才说来找你问问的,没想到你真的会破例。
【岫出轻云】嗯,我会尽快把干音给你。
       打完这行字李云岫没再看qq,他关上电脑拿起一边的书出门上课去了。
       李云岫,男,主要职业是某高校大学语文老师,但大学老师着实是个清闲的职业,没事的时候他就做些游戏代打和广播剧cv,以一口清冷禁欲男神音著称圈里,但只接bg向,所以听到他接这个本子的时候他的助理静玉才那么惊讶。
       李云岫的心底有一个秘密,他是个喜欢男人的男人。很明显他的性向难以被人接受,尤其是作为一个老师,名声非常重要,所以哪怕是不知道真实身份的网络,他也不打算被人窥探到这个秘密。如此,他不接耽美剧也就不奇怪了。不过这次为何破例……他想着微微失了神。摇摇头拉回思绪,把车停放在车库,回了家。
      打开游戏刚上号,接连不断的帮会群密一条接一条顶上了消息框。
【慕百里】七夕帮会映雪湖截图,大家上yy,有情缘的带上没情缘的帮会派送,点我进组了!
【慕百里】七夕帮会映雪湖截图,大家上yy,有情缘的带上没情缘的帮会派送,点我进组了!
       李云岫看着微微一愣,原来是七夕了啊,日子过得这么快都没有发现。不过发现又能怎样呢,对于单身狗来说,七夕除了造成大量会心伤害以外没有任何意义。李云岫是在一个亲友帮里,每个人都关系非常好,这种活动没理由不参加,便点进了组。
      yy上非常热闹,早就有妹子在唱歌热场。有眼尖的注意到李云岫上了yy,各种闹着拜大大之类的话,李云岫虽然说话不多,却从来没用过变声器。大家都知道他是那个有名的cv,不过最多私底下开开玩笑而已,也并没有人到外面宣扬去。
       活动正酣,有人提议真心话大冒险,刚刚听到李云岫就觉得大事不妙。李云岫从来手黑,曾有一次roll了7点,以一点之差惜败于帮里的另一个道长,错失了心仪很久的外观牌子。但是既然是游戏,总不能太推脱,轮到他的时候李云岫还是硬着头皮roll了点数,1点,yy里顿时狂笑声连成一片。没有任何争议,李云岫叹口气抽了惩罚,完整唱一遍帮主夫人。无奈清清嗓子,开始对着词念了起来,清冷男声流畅但没有什么感情起伏的响在频道里,李云岫开始没有发现帮会频道居然异常安静,直到念完才发现不对啊,怎么这么闹腾的一群人连个起哄的都没有。切回频道一看,居然除了他所有人都被禁言了。能做到禁言所有人的,当然是紫马的帮主大大。公屏上简简单单两个字,录音,李云岫顿时对这权限狗更加无奈了。
       帮主叫秦无歌,是个手法犀利的时差党高冷军爷,经常和李云岫一起代打,私交也不错,然而帮里一直传言他是个妖军爷,因为作为一个帮主他很少开麦,偶尔的开麦也都是开着变声器,难以让人确认他的性别。
       这时全员闭麦早就关掉了,七嘴八舌的有人闹着要声讨秦无歌权限狗,有人说这才是真爱啊,为了录帮主夫人一段嘤嘤嘤权限整个帮。
       突然一条世界公告闪过每个人的屏幕。
       江湖快马飞报!“宁敬云”侠士在苍云对“李云岫”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宁敬云”对“李云岫”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一个橙子在李云岫脚下炸开,当场把李云岫炸傻了,只听见一个清朗带笑男声开了麦:“单身狗不好当啊,要不老李我们俩凑合凑合情缘了呗。”
    “嗯?”李云岫模模糊糊的似乎听见yy里有人诧异一声,但很快被乱哄哄的声音盖住,也没听出是谁的声音,只觉得异常熟悉。不知道这二少发的哪门子疯,答应他是不可能的,可是拒绝要怎么才能比较委婉点呢,李云岫满心纠结。
      江湖快马飞报!“秦无歌”侠士在苍云对“李云岫”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以此向天下宣告:“秦无歌”对“李云岫”之爱慕,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枯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无畏世间险阻比天高,誓要长相厮守到尽头。织纤云以为誓,填银河以为约,托飞星以传情,搭鹊桥以相聚。若是汝心正如我心,比翼双飞笑傲江湖!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苍云共同见证“秦无歌”侠士这段惊天动地泣鬼神的真诚告白!
       五段一模一样的文字刷在世界频道,五个海誓山盟炸在李云岫脚下。与此同时两行小字也闪现出来。
        [秦无歌]退出本团队。
       [近聊][秦无歌]:吾中华尚武之风强盛,方能令外族不敢觊觎沃土,如此良辰,你我何不切磋一番。
       这时yy里秦无歌开着平时用的变声器开了腔,语调也是和往常一样几分懒散几分调侃:“老宁啊老宁,把主意打到【帮主夫人】身上,是不是想拉出来单练啊?”“帮主夫人”四个字,他还特意加重了读音,李云岫赌五毛秦无歌是在嘲笑他。
       宁敬云当然知道秦无歌的厉害,全外功门派精通,全服前三雕像队,和李云岫同为代打,连宁敬云自己的2200也是秦无歌带他上分的。不过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上,笑了句:“那帮主大大可要留情啊”便点下了确定。
      [近聊][宁敬云]:放马过来。
      结果当然没什么悬念,秦风二少的总裁脸总是在免控之间的空档期被抓了空子踩在马蹄下和苍云的雪地摩擦摩擦,摩擦摩擦。
      [近聊][宁敬云]:方才我喝了杯茶!
      [近聊][秦无歌]:我持击龙搏虎之力,但求君能赐我一败!
      不会吧?还来!宁敬云想起了什么似的赶忙解释开麦不过是刚才一时兴起开的玩笑,这要是闹误会就坏了,说着他点下拒绝切磋说了好些讨饶的话,听秦无歌哼笑一声算饶了他才长呼一口气。李云岫也跟着凑趣说了句,女孩子不要脾气这么大,秦无歌默了一瞬,冷笑下没有说话。知道帮主一贯这个脾气,李云岫抹把额上的汗算是把这件事对付过去了。
      一直闹到挺晚活动才算结束,李云岫看着好友列表亮着的头像一个个暗下去,也关掉了游戏。他站起身冲杯咖啡,又坐回电脑前把之前答应静玉的广播剧干音录了,确认无误后发过去。他没有问另一个角色是谁录的,反正到时候就知道此刻并不是很关心。时间已然很晚,平时他早就睡了,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剧里的结局过于惨烈,他并没有什么困意,就打开了一个文件夹。
       文件夹里只有一张照片,是两个小男孩搭着肩站在一起咧开嘴傻笑。左边那个稍稍高出一些,看样子正在换牙,门牙掉了露出两个空洞,左右两颗虎牙突出来显得顽皮又憨傻。右边的看起来瘦小些,小小年纪就能看出相貌的文秀,脸上挂着腼腆微笑。照片微微泛黄,可以看出扫到电脑里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年头了。看着这张照片,李云岫蓦然安安静静的笑出来,指尖点上屏幕停留在高个男孩身上:“这么多年,你回来了吗?”
       第二天没有课,李云岫安安稳稳的一觉睡到快中午,十点多才起床洗漱开电脑。一上线秦无歌就密他有新单子打赶紧上号就差他了,直接把老板的账号密码丢给了他。队员都是老手也不废话,轻轻松松打到2100才开始艰难了些。又一次李云岫生太极骗对面剑纯的剑飞失败反而被沉默,队里的奶秀解控大加全已经交掉被墩的根本起不来。眼见自己残血可以在一波带走的范围里,李云岫无奈只得下了山河,然而他知道对方乃是高手定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果然在山河落下一瞬,被对方人剑合一秒爆,李云岫内心叹口气,这局要输。却未料到此时身上蓦然闪起了金色光墙,是秦无歌的渊。
      秦无歌自己号的渊是有喊话的,以吾身岳峙渊渟,护你一人生死。也是他唯一设的一个技能喊话,当这句话照常在战场频道出现时,李云岫呆了一瞬,连老板号都这么改他究竟对这句话有多大的执念?
     来不及多想,此时秦无歌一个定军拍到丐帮身上救出了奶秀,李云岫薄薄一层血皮也被风袖救了回来。趁对方奶妈被雷霆的时候一波爆发带走了本就残血的丐帮。剩下的事就顺理成章,秦无歌控奶李云岫风筝死了那个剑纯,最后一场赢了又完成一单。
    “你打完jjc还有事么?”秦无歌突然发来密聊。
    “没啊,怎么了?”
    “陪我看看风景吧。”
    “好。”
       李云岫随口答应着,女孩子嘛都是喜欢挂机截图看风景的,他反正无聊陪她就是了,但打死他也没想到,秦无歌让他陪看风景的地图,以为不过是花海蝴蝶泉映雪湖之类的地方,结果他大错特错了。
      血战天策。
      cd是秦无歌打过的,没有任何小怪,两人骑马上了城楼,雪白衣袍的道长和红衣银甲的将军并肩而立。李云岫实在想不通为什么偏要来这种地方看风景。漫天血红,烽火遍地,残垣断壁,血流漂杵,在这站一会李云岫就觉得从心底不舒服,头也隐隐作痛。残阳,孤城,破碎的旗帜,一地鲜血尸骸,以及被不计其数的刀枪洞穿钉在地上看不清面目的那个人。他几乎都能脑补出那个画面来,没有人知道他很多年都被同一个梦笼罩着。血战天策李云岫来过,甚至他当年还开过荒,每次来都有轻微的不适却因为团里人多并不严重。而此时只有他们两人站在城楼上时,这个梦仿佛被激活一般从心底泛出,李云岫觉得自己好像就是城下倒伏着的一员,能听见英灵未灭,万古同哭,难过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平时打字轻巧灵活的手指,此时也艰涩起来。
    “怎么突然想起来这里看风景?”
    “就是……每次来都觉得这里,很亲切。”
    “……”
       变态啊你居然觉得这种鬼地方很亲切,李云岫在电脑这边看着他的回答几乎扶额了。
       可能发觉了李云岫的不满,秦无歌终于提议回去。下了游戏,李云岫冲进浴室洗个澡热水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走到电脑前qq头像弹动着,是自己的助理静玉。
【静玉无瑕】:诶岫岫你知道和你搭档的是谁吗?惊喜哦!
【岫出轻云】:……管他是谁,我配的又不是攻,谁攻我我都没什么好惊喜的。
【静玉无瑕】:是琴司昀啊!他今天的干音也发过来了,真是好棒啊!我发你听听。
        这人李云岫听说过,是网配圈出名的cv,不过人长年在国外时间不多所以只接一些有名气的本子来配,声音清朗中正音色相当出众。正因为少而精,他的名气也是非常高的,只是从来没有爆过照片,没人知道这位神秘的cv长得什么样子。竟然是他?他不是号称只接出名本子的么,居然也会接这种小本子。不过别说他,自己不也是一向只接bg本,这次破例接了这个耽美本子么。
       刚点下下载刚才静玉发来的文件,静玉又说了一句话,直接将李云岫震住。
【静玉无瑕】:诶对了刚想起来忘了和你说了,你之前交我的干音差点东西啊,那场h呢?
【岫出轻云】:……
【岫出轻云】:H……????!!!!
【静玉无瑕】:对啊,就是将军出征前夜那场。你不会没看见吧?
    李云岫急急忙忙去翻剧本,这才看见这么一句话【是夜,被翻红浪春色无边(由cv自行发挥)】李云岫吐血,居然还有h!他确实没看见!
【岫出轻云】:哪有这样的,什么叫自行发挥,不管,我不录。刚下下来还没听,琴司昀他录了吗?。
【静玉无瑕】:其实我也没注意,还是他听过你的干音发现少了这个的。他说一个人录又没有词确实不好录,他正好回国和你同城,过两天去联系你一起录,所以我发你的这个里他没有录。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俩认识啊?
【岫出轻云】:你说什么?他和我同城还有我联系方式?!我不认识他啊!
【静玉无瑕】:那大概是你以前无意透露过?总之过两天见到他你就知道了。啊我先出门了,有事的话给我打电话。
       静玉的头像暗下去,留下坐在椅子上发呆的李云岫。
       手机短信铃声突然响起来,李云岫拿起来看见发信人手一抖,手机滑落到椅子上,屏幕安安静静的躺着两个字。
    “秦戈”。
      他……终于回来了么?
      大概缓了一分钟,李云岫拿起来手机,终于打开那条短信。
    “我回来了,老时间老地方,喝一杯?”
      内容很短,李云岫却看了很久,他是想笑的,但是又很想哭,眼底酸涩温热,他忍了很久才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他不愿意哭出来,因为他觉得那样太像一个傻傻的小姑娘。
       他是喜欢男人,但是他从小到大也只喜欢过这一个人而已。秦戈是他父亲战友的儿子,他俩在一个机关大院长大。从小秦戈便喜欢欺负他,抢他的玩具,零食,每次都在把他气的要打他时把东西交出来一人一半分掉。当李云岫发觉自己越来越离不开这个人的时候,他惶恐了,几乎从有记忆以来,小学,初中,高中,已过的生命中大部分都是这个人参与的。他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和班里的一个女生谈起了恋爱,他要证明自己是正常的人。故事的结尾没什么意外,秦戈听说他有了女朋友什么都没说,那个寒假秦戈再也没出现过,后来开学李云岫也没见到他,他出国了。
        一去,八年。
      所谓的老地方是当年两个人高中门口的大排档,店铺不大却一直开了这么多年。李云岫走进去目光不经意的扫一圈,停顿在了一个角落。
      那人的蓝色衬衣袖子被微微挽起,百无聊赖的夹着花生米吃,哪怕过了这么多年懒散模样也没有改变,他总是一眼就能认得出来。目光下移,就看见了秦戈脚边的一整箱啤酒,愣了愣大步跨过去劈头盖脸就是一句“王八你买这么多酒是想灌死我?”李云岫对所有人文质彬彬,却从来对秦戈没有好声气。
    “鳖孙,迟到了哦。”抬腕看看表,秦戈也笑了“酒又不是给你一个人买的,不过我买了这么多,今儿个这不撂倒一个就谁都甭想回去了。”
    “喝吧鳖孙!”
    “喝,谁倒谁是王八!”
      秦戈把李云岫扛回自己家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叹口气摇摇头,明明没什么酒量的家伙偏要和自己打这种赌,或许单纯就是为了把自己灌醉来逃避他?秦戈歪嘴笑笑,,哪能遂了你的愿这么简单,他可是带着任务来的。
    “你不是王八,你是王八的。你不是说我是女孩子么,那就让你见识下是不是女孩子。”
      抵着李云岫的额头,秦戈温柔了眉眼,从眉心开始吻下,眼睫,鼻尖,最后停留在还氤氲着酒气的唇上。舌尖一点点挑开他紧抿的唇瓣,从牙缝滑进勾抹挑弄他的舌头。深吻带着湿滑的水声啧啧,尽数落入了安静躺在枕边的录音笔里。
      缠绵尽欢缱绻时,良夜梦初长。
      李云岫第二天醒来时几乎要报警了,全身痛的像是被人拆掉又组装起来一般,没有一个关节不是艰涩的。
      昨天……哎呀头好痛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呢,一定是酒喝太多了就是这样。
      非常鸵鸟的李云岫选择逃避,可偏偏有人不让他逃避。秦戈已经醒了很久,却在装睡看李云岫自己装鸵鸟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手指轻轻按下录音笔的播放键,带着情色意味的黏腻声音顿时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别……不要…嗯停啊!…慢点……哈啊~”
    “真的要我停下来么?”
    “不……不是…别…停……啊啊啊”
      李云岫:“ヽ(´Д`)o゜!!!!!”
      李云岫:“秦戈王八蛋你大爷的居然录音!!”
    “不录音,那干音怎么办?或者删了你陪我再录一次?”秦戈笑。
    “干音?什么干音?等等,你是,你是,琴司昀?!!”李云岫终于反应过来,他居然是琴司昀?
    “琴通秦,司昀,思云。李云岫,八年不见智商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你的智商才是有问题,取个这么娘们唧唧的名字。”
    “哦?娘们唧唧?啧,又是女孩子又是娘们,看来昨天晚上你感受的还是不够透彻。”
    “什么女孩子?”
    “忘了么?七夕,映雪湖,还告诉我女孩子脾气不要这么大。”
    李云岫蓦然睁大眼睛“秦秦秦秦无歌!原来秦无歌也是你!你到底还瞒了我多少事情?”
    “没什么了,如果非说还有的话……大概就是,宁敬云是我哥们。没有他我不好找由头给你放烟花。那家伙可是个直男啊,让他帮这个忙你知道他吃了我多少钱么?”
    “……你!”
    笑骂之间,哪怕前路有再多坎坷险阻,李云岫都觉得自己能坦然走过了,只要牵着自己的这只手,一直一直不放开。
    番外:那是那场战役的最后一天了,只要撑过这最后一天便会有援兵到来,可仅仅一天要撑过又是何等艰难。城门破碎摇摇欲坠却没有石料修补,城中的火油擂石弓矢消耗殆尽,食物更是连树皮老鼠荒草都不剩。残阳似泼血染尽周天,守将的最后一个命令是用城中尚未来及掩埋的战死将士垒起人墙抵挡在城门之后,能拖延多久是多久。
    秦戈心知,如此辱没同袍英烈尸身,此战无论胜负,他定然是难以苟活下去的了。
    肩头微暖,是李云岫将披风披在他肩上。他努力扬唇想做出个笑的表情,还未来得及回头后颈一阵剧痛传来,黑暗前的最后画面是李云岫含泪微笑的脸。
    李云岫换上秦戈的甲胄,在他面上轻轻烙下最后一吻,扣上面甲,世上再无李云岫,只有死战殉城的秦戈。
    数不清身上中了多少箭,有多少刀枪伤口,血应该是马上要流光了吧……好累啊,身上好痛,长长久久的睡着就好了吧……又是一把高高举起的枪,这次大概是真的,醒不过来了。模糊视线凝注在不远处急冲而来的人影上,那枪就这样直直刺进了挡在自己面前的人身上。用尽最后力量,李云岫徒劳的凝起周身剩余的真气,抓紧秦戈的手护在他身上。你怎么这么傻的还是来了呢?我镇不住你的山河天下,既然来了,那就……一起走吧,哪怕走过三生路,奈何桥,这手我也不会再松开了……


评论
热度(2)
©云潋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