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潋宸
掉在基三里死不出来的道长一枚,贪吃性懒,偶尔喜欢写点东西
2015-01-13  

【剑三策羊】远歌(6)

       巴陵靠近南屏,乃是算浩气盟地界,而秦朝歌要带宁静远回恶人谷,则要跨越几乎整个大唐。同行人大多想把这纯阳就地解决比较轻松,省得路上横生枝节,有心思更深沉些的想这纯阳虽然在浩气职位不高,但听说他与浩气新晋的指挥秦戈关系甚好,说不定也是能知晓浩气内部秘密的重要人物,则赞成带他回谷。心思深沉的多半在谷里地位也重要些,是以秦朝歌带宁静远回去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

       其实秦朝歌远没有想这些,情报消息,甚至阵营大义,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只是看上了这个道士,想把他扛回自己的地方狠狠疼爱他,蹂躏他,让他在自己的怀抱中颤抖尖叫,扯掉纯阳道子的冷漠神情,取而代之让他展现出只给他一个人看的迷乱诱人,这就够了。如同把灵鹤从高高的瑶台仙池一箭射下,剪掉他的飞羽,让他从此再不能飞出他的天地。有时候秦朝歌也对自己突如其来的占有欲诧异,是何时对这个人有了占为己有的念头呢?大概是看那人站在树上,在满山的纯阳深雪中安静注视自己,对着自己跃下的时候吧,那一眼温柔了他的整个天地,一瞬间他甚至想伸手接住他,揽在怀中。

       而现在……秦朝歌低头看了看伤重昏厥在他马背上的宁静远,没了当日的不食人烟,显得虚弱苍白,雪白的道袍都沾染了泥土和他自己的血干涸后留下的大片污浊痕迹,再不复纤尘不染模样。但这样更真实不是么?他的道长,终究还是坠落在他的怀里了,不再遥不可及。他伸手就可以摸到他的脸颊,他的眼睛,他的唇角,他的每一寸肌肤。

       经过这些日子的长途跋涉,一行人已经到了龙门荒漠。大漠黄沙之间,唯一可以停驻住宿的地方就是龙门客栈。客栈的主人是个女人,年纪虽然已经不轻,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间却还有着动人的妍态,不少慕名而来的年轻男子都甘愿跪倒在她石榴裙下。

       龙门转昆仑,是通往恶人谷的一条较为常走的道路,是以金香玉和秦朝歌等人也熟络的很,连看见他怀中昏厥的宁静远时都没有多说什么,只用绢帕掩唇娇笑着,一副“年轻人不用解释憋了太久很难克制我懂”的神情,看的秦朝歌生生噎住了一口气。可惜他羊肉没吃到口,却只得认了,不过这头羊早晚要被他拆吃入腹,被人误会又有什么打紧?

      进龙门客栈的第二天子夜,宁静远开始发起烧来。其实他早该发烧的,身体上内伤外伤叠加发炎,却一直被他本身的身体机能压制,哪怕在伤重昏迷的时候他都潜意识的不允许自己有丝毫软弱。直到在大漠的风沙高热,干燥缺水的环境下曝晒两天才彻底支撑不住垮下发烧。身如坚刚,心若琉璃,可以被打败却永不会被打倒,这样的宁静远让秦朝歌看着心疼,却更想摧毁。


PS:这章是过渡章,期待已久的肉汤马上就要来了喔(づ ̄3 ̄)づ╭❤~

评论(4)
热度(10)
©云潋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