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潋宸
掉在基三里死不出来的道长一枚,贪吃性懒,偶尔喜欢写点东西
2015-01-09  

【剑三策羊】远歌(5)

宁静远紧了紧手里的悲临觞,他觉得手心的汗湿了剑柄,但他明白他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定了定神,铺下一地气场,方心安了些。他看见对面的秦朝歌朝着他笑了笑,似嘲讽,似别的意味,他看不懂,但他知道他一定要赢。

任驰骋上马,秦朝歌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朝宁静远奔袭而来,无视人气场阻碍长枪劈头划下便是一招破风。宁静远闪身躲避,只看自己一缕黑发落下,暗舒一口气却不料人掉转马头又刺回来,右肩立时被搠出一道深深伤口,涌出的血液几乎立时将他肩头的白色道袍染红,宁静远一个踉跄忍着肩头剧痛抬手反刺出去一式三环套月,秦朝歌却已策马跑出宁静远剑气所及范围。展臂拉弓,又是三道乘龙箭激射而出,成品字直直钉向宁静远。梯云纵平地拔起闪避,宁静远在半空中施展八荒归元,挟风雷之势狠狠拍下。秦朝歌亦不敢硬接,枪尖一横架住长剑锋刃迸溅出火花向远处一荡顺势一招断魂刺跟上,宁静远便被击倒在地。他想起身,却被力道余劲震得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那人煞神一般纵马碾压过来,踢出气场似要将全身骨头碾碎一般。有生之年,哪怕是当年被祁进钉入离魂钉之时,宁静远都未觉有此刻在众人面前被他踏在马蹄下这般屈辱。他盯着在马上耀武扬威的人,咬牙挣扎站起,将手中剑飞出去,把他挑落下马紧跟一招大道将人定住穴道,提剑便刺入人腰背。他尚不敢恋战,转身蹑云离开,但已经为时已晚,只见那人已如风一般脱开桎梏,对着他将他突倒在地。

被秦朝歌紧紧压制在地的宁静远心下已凉,只剩下休矣二字。两人武力差距太大,他想拼命一战,却连这个力量都没有。这个暧昧的姿势持续的时间并不算短,秦朝歌似乎特别享受着这把宁静远压制的毫无反制之力的姿势,他低头附在宁静远耳边低哑轻笑,刻意要将热气呼入他耳廓的吐息着:“怎么样,道长认不认输?”如僵死一般的久久寂静,半晌脸色灰白的宁静远终于低低出声仿佛认命一般:“方才我喝了杯茶。”

话音刚落身子骤然腾空,宁静远回过神来已经被横放在秦朝歌那匹踏炎乌骓的马背上。有浩气子弟追上来的,都被恶人们持兵刃赶回,一直安安静静的宁静远突然开口:“你答应过贫道放他们回去的,莫要食言。”只听秦朝歌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某说道长便信,还真是单纯好骗的可爱。某原本打算把他们的人头送回去当成给你们浩气主将的大礼,看在你居然信了某的份上,某便卖你一个面子。弟兄们,这群耗子别往死里打,留口气,打折腿扔到逐鹿坪门外去就行了。”随后就是一阵悲惨呼号,被他们远远抛在身后。

 

PS:lo主是个手残pve……切磋磨了很久才写出来,有错误求别打,不接受谈人生QAQ……不过要是有pvp大神指导非常欢迎!!!

评论(1)
热度(6)
©云潋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