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潋宸
掉在基三里死不出来的道长一枚,贪吃性懒,偶尔喜欢写点东西
2014-12-22  

【剑三策羊】远歌(4)

       三月巴陵的油菜花开的正好,远远望去一片喜人金黄。宁静远之前受秦戈所托护押一趟浩气的镖至巴陵逐鹿坪,眼看马上安全到达,众人的心思也都放松了。宁静远骑在里飞沙上不紧不慢的跟着队伍走在路中间,解下腰间葫芦拧开壶塞仰头灌下一口酒液。甘醇清洌,连带的连夜赶路的疲乏困倦都好了很多。但是没过多时,一个走在最外面的人一声惨叫使得众人大惊。没有一个人看见敌人,但是那个浩气弟子已躺在地上没了气息,身上所押货物镖银也不翼而飞。来无影,去无踪,于人群中杀人无形,难不成是鬼魅作怪么?所有人的心都开始慌了。混乱中又有几人倒地,死时形状皆似第一人。

     “大家莫慌,贫道曾听闻西域明教有一门隐匿身形功夫,怕是恶人谷劫镖而来,并非鬼魅所为,各自戒备!”沉默良久的宁静远突然开口,挥剑在脚下爆开万剑归宗,回身便是一招无我无剑。仿佛为了印证宁静远的揣测一般,宁静远原本站位的背后四尺处骤然凭空出现一个白色兜帽后背弯刀的西域人,刀光雪亮唯刀尖一点红艳。那人迎风回浪避开剑锋,扬唇一抹笑意。

   “聪明的中原人,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我光明圣教暗尘弥散,可不是这么容易被看穿的。”

   “血迹,你刀上还留着我浩气弟子的血。滴到地上,哪怕你身形隐藏的毫无破绽,你也无法改变血的流向,或者说,你自己也没有发现。”

       明教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弯刀,宁静远趁机快步抢攻,吞日月生太极气场之下宁静远又多了几分把握,手挽剑花便是一招三环套月。那明教眼看已暴露在宁静远剑锋之下,却不料猛然一晃,不见了。宁静远猝然拧身格挡,原来那明教一个流光囚影闪到了宁静远背后。

   “狡猾的中原人。”

   “承让!”一个八荒归元拍下,这么近的距离绝无再闪避的可能,宁静远暗舒一口气。“嘣!”这无法闪避的一剑竟生生被乘龙箭弹开,是何等强弓与臂力!宁静远抬头,不远山坡上有人骑御黑鬃骏马,夭矫绝伦,站在众人之前。那人正缓缓放下手中硬弓对着他露出笑意,又骄傲,又凶狠,和几个月前记忆中的影像重叠起来。“道长,我们又见面了。羌域,回来吧,这道长交给我来就好。”明教眼睛定定盯着宁静远,带着嗜血笑意舔了口自己弯刀上留下的残血,唾下一口血沫:“其实,我更想尝尝这只羊的血是不是和浩气其他人的血味道一样讨厌”,说着走回去又隐身藏匿起来了。

    “那你怕是要失望了,这只羊我早就定下了。”秦朝歌策马从山坡上带着猫戏老鼠一般的态度慢悠悠走下,身后三三两两的恶人不断从周围草丛里钻出,最后竟有二十余人,将浩气这十来人的运镖队伍松松散散的围了起来。无视周遭浩气戒备恐惧神情,秦朝歌停在距宁静远,长枪一甩枪尖直直对着道士的下颌,远看像是用枪尖托起他的脸仿佛:“道长,和某战一场可好?赢了某便放你们这些人安然离去,如何?”

       宁静远似乎并没有被人威胁的自觉,形容依旧冷淡的用拂尘拨开指着自己脸的枪尖道:“将军似乎十分肯定贫道会接将军之挑战,我浩气人虽少了些,却也未必没有一拼之力。何况此处离我浩气逐鹿坪已算不得远,虽然信号弹传达不到,但我们拼死也必然能送出一二传信之人。”

   “你会接的,但有一分可能,你也不会让身边之人枉死。赢了你们可以安然离去,而道长还没听你输给某的条件,若是输了……”秦朝歌从马上俯下身子覆在宁静远耳边,如同情人间亲昵耳语般的姿态,“输了,某只会带走道长。他们某依旧会放回去,这条件道长不亏,你没有拒绝的理由。”

      紧紧抿了抿嘴唇,狭长眼眸目光略过年轻天策明显戏谑的面孔宁静远沉默,半晌一个“好”字。

“如此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放马过来!”


评论(2)
热度(6)
©云潋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