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潋宸
掉在基三里死不出来的道长一枚,贪吃性懒,偶尔喜欢写点东西
innerbtn 2

知君(李云岫秦戈现代篇)

       紫气韬光爆发全开,拍下最后一个两仪,终于打死了那个奶毒,李云岫轻轻呼出一口气。他打开名剑队的面板满意看了眼2200的成绩,又完成一单。
       起身倒杯水,回来就看到电脑上qq的头像界面闪了起来。
【静玉无瑕】:岫岫来新本子了,我看着还不错,不过……是剑三耽美的你接不接?
        李云岫的手顿了顿,犹豫下回答。
【岫出轻云】:你先把本子发我看看,我考虑下。
没...

innerbtn 5

一点题外话

之前因为一些事比较忙,断更了比较久,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嗯,文中的李云岫和秦戈分开了。他们都是我的基友确有其人,然而世道艰辛,终究败给现实没办法走到一起,我就兴起了弃坑的念头。然而我还是决定把这篇故事写完,哪怕缘起只是基友群里开玩笑写起来的小黄文,也想写成一个完整的故事。我想努力在笔下还给他们一个现实欠他们的完满结局,是故可不弃,可不舍,虽然文笔有限我却会尽自己最大努力。

当然,老李其实是个逗比,以及宁静远和秦朝歌完全是拉郎配。(笑

文中的其余角色也均来自于基友提供id,逗逗妹子自愿当bl文里的绿茶女配真乃极大的牺牲,赞一个。特此鸣谢逗比群里的小伙伴们,我会尽量把你们都写进去的,加油!

innerbtn 6

【剑三策羊】远歌(8)

      当秦戈在苦守据点的时候,宁静远正躺在龙门客栈里烧得不省人事。不常生病的人生起病来都往往来势汹汹,尤其是宁静远这种只靠毅力硬扛下一身伤痛的人。不少人惦记回谷,都说直接上路不必管这耗子死活,秦朝歌却坚持不允,只说若是这道士死了就没法套情报了,硬是打发其余人先走自己留下看管他。 

      当最后一个人走的时候关上门那一刻,秦朝歌吐了一口气,这小小一方天地终于只剩下他和他两个人。他忍不住把手放在宁静远的脸上,仔仔细细的端详人每一寸眉目。这个一直淡漠高华的人...

innerbtn 10

【剑三策羊】远歌(7)

       当门口浩气弟子发现门口多了这许多折断手脚的镖队中人慌忙禀报秦戈之时已是两天之后,听到消息的一瞬秦戈一个疾就冲了出去。宁静远在这镖队中正是因他托付,若是因为他的缘故致他身遭不测,那怕他下半辈子也无法良心安宁了。外面正是忙碌,浩气弟子们正急着将那些人送去随队医生处诊治。秦戈一一探看确定宁静远并不在其中,心更是悬了起来。既是因为大夫已经明确说这些人的筋脉已经都再也不能恢复,只能在床上度过下半生,庆幸宁静远不至于落到此等地步,又是怕他发生了更不忍言之事,只能等有弟子清醒以后向他们打听宁静远去向。...


innerbtn 10

【剑三策羊】远歌(6)

       巴陵靠近南屏,乃是算浩气盟地界,而秦朝歌要带宁静远回恶人谷,则要跨越几乎整个大唐。同行人大多想把这纯阳就地解决比较轻松,省得路上横生枝节,有心思更深沉些的想这纯阳虽然在浩气职位不高,但听说他与浩气新晋的指挥秦戈关系甚好,说不定也是能知晓浩气内部秘密的重要人物,则赞成带他回谷。心思深沉的多半在谷里地位也重要些,是以秦朝歌带宁静远回去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

       其实秦朝歌远没有想这些,情报消息,甚至阵营大义,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只是看上了...

innerbtn 6

【剑三策羊】远歌(5)

宁静远紧了紧手里的悲临觞,他觉得手心的汗湿了剑柄,但他明白他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定了定神,铺下一地气场,方心安了些。他看见对面的秦朝歌朝着他笑了笑,似嘲讽,似别的意味,他看不懂,但他知道他一定要赢。

任驰骋上马,秦朝歌以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朝宁静远奔袭而来,无视人气场阻碍长枪劈头划下便是一招破风。宁静远闪身躲避,只看自己一缕黑发落下,暗舒一口气却不料人掉转马头又刺回来,右肩立时被搠出一道深深伤口,涌出的血液几乎立时将他肩头的白色道袍染红,宁静远一个踉跄忍着肩头剧痛抬手反刺出去一式三环套月,秦朝歌却已策马跑出宁静远剑气所及范围。展臂拉弓,又是三道乘龙箭激射而出,成品字直直钉向宁静远。梯云纵平地...

innerbtn 6

【剑三策羊】远歌(4)

       三月巴陵的油菜花开的正好,远远望去一片喜人金黄。宁静远之前受秦戈所托护押一趟浩气的镖至巴陵逐鹿坪,眼看马上安全到达,众人的心思也都放松了。宁静远骑在里飞沙上不紧不慢的跟着队伍走在路中间,解下腰间葫芦拧开壶塞仰头灌下一口酒液。甘醇清洌,连带的连夜赶路的疲乏困倦都好了很多。但是没过多时,一个走在最外面的人一声惨叫使得众人大惊。没有一个人看见敌人,但是那个浩气弟子已躺在地上没了气息,身上所押货物镖银也不翼而飞。来无影,去无踪,于人群中杀人无形,难不成是鬼魅作怪么?所有人的心都开始慌了。混乱中又有几人倒地,死时形状皆似...

innerbtn 9

【剑三策羊】远歌(3)

       时光弹指,转眼已是三月开春时节。和煦春风吹得人醺醺欲醉,南屏山的林木葱茏,翠色层染,一片安然舒心景色。“啪”随着清脆落子声,一粒黑子落在右下角星位。拈子的手指在黑曜石棋子映衬下似白玉雕成,却恰比棋盘上的白玉棋子更多一份温润。武王城高塔之顶有两个人在下棋,宁静远抬头看着对面的天策,目光却不由得微微加深,想起了几个月前偶然相识的另一个天策来,同样是年轻英气的面容,却怎么看都更多一份狠戾与傲气,也对,他是恶人谷的,就应当如此。

宁静远也不知为何,明明只短短见过一面也并不是多温存美好的场合,却将他轮廓如此清晰的记在脑...

innerbtn 8

【剑三策羊】远歌(2)

       掌教召他回来说后山神策与东瀛忍者近来又有异动,遍观门下弟子唯有他与静虚有关,说不定可以看出其中端倪。李忘生与祁进不同,可以说宁静远能在祁进如此痛彻骨髓的深恨下安然下山并且活到如今,都与李忘生的庇护分不开,所以宁静远一直对这位掌门师叔自有一份敬意。心知此事非自己莫属,也并不推托,只着意关怀下掌教近况便离开了。从掌门处出来,宁静远抬头看着纯阳永远青苍澄澈的天空叹了一口气,向后山走去。

论剑台以南之处,常有神策与东瀛浪人出没,宁静远只在脑海中勾勒片刻纯阳地图确定方向便借了驿站快马前往奔驰而去。走到一半,与纯阳清冷雪...

innerbtn 15

【剑三策羊】远歌(1)

       华山地处长安以东,远而望之若花状,古时候“华”与“花”通用,故得名华山。当年纯阳祖师吕洞宾于华山南峰依山造殿,凿壁成像,始成如今纯阳胜景。山中终年环境清幽,亭台殿阁,钩心斗角,美不胜收,因华山绝顶常年积雪覆白,更添一份绝俗出尘的意境。

嗒嗒的马蹄声自上山的山路穿来,踏碎寂静清晨。那马上的人似乎并不急于赶路,反倒是走得悠闲的很,连缰绳都不怎的紧握,任着通体雪白的马儿慢悠悠踏上山门台阶。山门之前下马,将马儿在驿站拴好喂两把马草安静抚了抚马儿背上鬃毛宁静远才离开。正了正头上莲冠,墨发垂鬓边柔和了本就清朗的容颜,一...

©云潋宸 | Powered by LOFTER